《纽约时报》评“远跡”

《纽约时报》艺评人杰森·法拉格(Jason Farago)为博而励纽约当前展览“远跡”撰文,详情见《纽约时报》2018年4月6日C19版,或登陆官网阅读。

 

中国抽象开拓者吴大羽(1903-88)于20世纪20年代末访问巴黎后,在杭州成立了一所艺术学院,融合了西方与中国的艺术教育。随着共产主义革命的爆发,吴大羽对抽象艺术的实践导致了严重的后果,他被学院开除为苏联现实主义让步;文化革命期间,他依然坚持秘密创作。九件小尺幅未标明日期的抽象作品,是这次由著名艺术史学者高名潞策划的群展的亮点。

 

吴大羽极具活力的表现主义式的笔触,往往消解了具象的形状,特别是风景。在一件被认为作于20世纪50年代的水彩作品中,蓝紫色柔化了棱角的三角与墨笔涂抹的花型簇拥在一起。这件作品让人想起清代山水画家,例如王翚,当然也令人想起康定斯基,克利,以及弗兰肯萨勒。吴大羽晚年急促,看似随意的笔触看起来似乎很幼稚,但一些坚定的橙色或蓝绿色的线条,展示了一种中国改革开放前未曾有过的美学自由。

 

对于在一间纽约画廊看到这些作品的美国人来说,用已有的现代西方绘画的理论去理解它们十分容易——依托于这样的一个概念:姿态抽象是艺术的,甚至是政治上渐进的。然而你并不能简单地将欧美美学套用于中国艺术史。在早期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社会现实主义的语境下,画家们消除了个体性,歌颂辛勤的农民及战士,这样的艺术才被认为是先锋的。而吴大羽,不得不因其对抽象的探索而面临谴责,他的许多作品也遭到毁坏。

 

吴大羽不循传统的自由精神为另外两位艺术家树立了前进的方向,同作为中国当代抽象艺术的先锋人物,他们的作品也在此次展览中展出。余友涵(生于1943年,并在文化革命期间发配至乡村)的两件近作,用数以千计的短促,尖锐的笔触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。张伟(生于1952年)在画布上的挥洒,具有多样性以及强烈的个人特质,这也是吴大羽所欣赏的。(本文译自2018年4月7日刊登于C19版《纽约时报》原文)